秦猎。

逐风八百里。

雷区伞修叶橙。重雷勿踩。

@皮革上高三了 这是我的宝藏。

不行江桥事件让我真滴觉得世界好奇妙。

如果那位江怀瑾先生真的是江桥兄弟的小号。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携同家妹江楚北给您爆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牛逼!

表白江桥,让我认清傻逼。

【刘卢】小老弟你怎么回事?

#点文接好! @森屿
#深夜产物。

刘小别一向以关注点清奇著称——譬如在初见卢瀚文的时候,所有人都被这个反向超龄的,戴着耳机两条腿悬在椅子上一晃一晃的小少年外表所吸引,只有刘小别在《Young and Beautiful》的歌声里漫无边际地想,这小孩儿在听什么?

《喜羊羊与灰太狼》还是《种太阳》?

于是多想少年刘小别站在边上,于两个绝不可能的答案中摇摆了一会儿,决定自己去寻找答案。他蹭到卢瀚文旁边,看了眼与喻文州交谈甚欢的队长,做贼似的靠近他耳边:“你在听什么?”

“哇!”卢瀚文原本听歌听得昏昏欲睡,头一点一点地就要跌入无意识深渊,被刘小别这平地惊雷的一声直接吓退了半身困意:“前辈好吓人!”他语气似乎是抱怨,又因为迟迟未到的变声期,声音带着点稚嫩,软乎乎的嗔意。早已脱离十六岁以下少年群体多年的刘小别抬手拍掉身上的鸡皮疙瘩,又把问题重复了一遍。

卢瀚文“哦”地一声,拖长了调子,打开手机扫了眼歌名,用自己半生不熟半熟不生足以把英语老师气到半身不遂的中国口音念,“诶……哎……哎儿……《Eversleeping》。”

刘小别静默地站了会儿。

“我以为现在的学生口语都还不错的,”他斟酌着开口,“小老弟你怎么回事?”

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刘小别现在都还记得卢瀚文摆着手跟他说“朋友我们不一样”的样子。虽然后一秒他就在刘小别的笑声里气成一个大包子。

现在大包子正站在讲台上代表班上学生发言,刘小别坐在教室角落百无聊赖地玩手机。他不明白自己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美男子怎么就当上“卢瀚文家长”了。事情貌似是因为卢瀚文爸妈去了哪个国际知名景点度假,喻文州借口要招待远道而来比赛的微草战队,黄少天早已被拉入家长会黑名单,于是他来了。

在一众染着栗色头发的中年妇女和腆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中间显得格格不入。

刘小别打了个哈欠,屏幕上的小人被火车撞上了天。游戏结束,他这才发现大包子……啊,卢瀚文已经发言完毕,他们班主任正站在讲台上唾沫横飞。

“哎。”刘小别旁边的男人好像也觉得班主任发言无聊至极,凑过来搭话:“你们家孩子这次期中考试怎么样?”他搭话的方式实在不高明,刘小别不知道怎么回答,试图用“还好吧”敷衍过去。

“我们家晨晨年级两百名呢。”男人不无自豪地说。

刘小别笑笑,快速敲字给卢瀚文问成绩。

卢瀚文:期中考?等等我回忆一下。

卢瀚文:好像六百多吧。

刘小别稍微放了心,感觉四百名也不算差得很多的样子。

卢瀚文:我们年纪八九百人呢。

……

打扰了。

刘小别深吸一口气,非常严肃地打字:“小老弟你怎么回事?”

这两件事在第二届世邀赛胜利的庆祝会上被刘小别拉出来当笑话讲,故事主角卢瀚文已经出落成十八九岁的成年男子,也有大波的新人围着他叫前辈。

“哎,小别前辈你太关心我了吧?”卢瀚文瘪瘪嘴,“这种陈年黑历史你怎么还记着。”

“你以为谁都像你,忘性大。”刘小别扫他一眼,拎起脚边的瓶装可乐给卢瀚文添满。要说他不关心卢瀚文那都是扯淡,这孩子把他当成了走向剑圣之路上的一个劲敌般的存在,有事没事缠磨着他又是pk又是交流经验,这一来二去的也算是混到朋友关系,平时有什么消息也会多关照些。

刘小别就是这样看着卢瀚文从还没变音,说英语带奇妙口音的小孩儿长成现在高高壮壮的年轻男子,大包子变成了玉米棒子。柳非打趣他对蓝雨的小孩儿过分关心了,他只是说那已经不是小孩儿了,单单没对过分关心四个字做出反应。

毕竟逼数自在人心,刘小别懂得起。

关心这玩意儿就像后劲绵长的酒,当时不觉得,事后后劲涌上来,才能咂出点不一样的味道,才能从泛苦的舌根一路追寻到那天戴着耳机晃悠腿的身影,细细品出些不一样的感情——

所以当刚击败微草夺得冠军的蓝雨队长一头扎进他怀里时,他只是任由这点感情像黏糊糊的糖浆般把他们二人粘紧。

刘小别抬手揉了揉埋在他胸口的冠军队长,还要提防他手上挥着的冠军奖杯抡到自己,开口语气七分无奈。

“小老弟,你怎么回事?”

【黑遍全联盟】那些年我们遇到的沙雕_x

#为自己滴沙雕系列摸个小短打。
#纪念我过到一半被列表拖去看沙雕的七夕。真的是气洗。

职业选手们在方某张某及黄某带领下,于七夕节夜闯各大粉丝群。没想到曼妙的无证且无气语C选手们给了他们一个大惊喜。

【蓝雨】喻文州:少天!开车吗!

喻文州小手一抖虎躯一震。他扭头看了眼黄少天,只见后者一幅见怪不怪的样子,还非常认真地对上喻文州的眼睛:“队长,需要我给你解释开车的意思吗?其实很简单,就是两个人酿酿酱酱酱酱酿酿,你懂的。”

不。我不懂。

你们好可怕。

妈妈,我要回家。

喻文州僵着脖子把目光投回屏幕,瞬间被辣了眼睛,堪堪维持着表面上的涵养,内心炸成了烟花。边上诸如方锐之辈已经开始笑了,张新杰默默把电脑屏幕一关,仰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我有点累。”他静静地说,“抱歉,我休息下眼睛。”

【蓝雨】喻文州:搂住少天的腰邪魅一笑。今晚,你是我的。

【蓝雨】黄少天:哎呀……队长不要这样……

黄少天脸上的笑容迅速消失。方锐趴在桌上笑出了猪叫,哼哼唧唧地颤着肩。黄少天冷哼一声,快速划拉两下鼠标点开另一个群,截了两张聊天记录发给方锐。

【霸图】林敬言:锐锐,今天……

【兴欣】方锐:O////O别……

【霸图】林敬言:微笑。不要害羞嘛,锐锐。

……锐你mua。方锐出离震惊了。这跟人太熟有个弊端,就是他每次看这些个消息的时候就会不自觉代入那人的脸和声音。

简直太真实了。方锐捞过矿泉水,借喝水掩盖脸上尴尬神色,结果放下水瓶,才发觉整个桌的人都在悄悄咪咪瞟他。

……

汰!

【唐方】臭小子与老男人

#十分钟短打,真的很短。
#点文请签收: @言若有风

众所周知,方锐比唐昊早出道两个赛季,年龄上也只比唐昊大了不过三岁。照理说三岁一代沟,但电竞选手嘛,年轻人早熟稍年长的一不小心又变得幼稚的情况也是时有发生。

这是个美丽的早晨,方锐捏着牙刷刷牙,内心非常不满。

我老吗?他面无表情地盯着镜子,大清早被唐昊一句老男人吓得一脚将唐昊踹下床的方锐此刻有种要把镜子盯穿的狠劲儿。

我明明超级年轻啊混蛋!我还是个小鲜肉呢!吐掉嘴里的牙膏沫,方锐得出结论——唐昊眼瞎。

想通以后方锐大大心情明媚不少,哼着小曲回卧室穿衣服,没料到被踹了一脚的唐昊仰面躺在地上没个动静。“我操唐昊你没事吧?”方锐三两步跨过去蹲下身子。

“我摔倒了。”唐昊非常冷漠地棒读,“要方锐亲亲才能起来。”这是他们七期群最近流行的玩意儿,据说起因是卢瀚文那小子从网上学来,调戏了刘小别。

方锐一怔,旋即自然地俯身在唐昊额头上啵了一口:“行了吗臭小子?还耍流氓?”唐昊没吱声,伸出手臂蓦地把方锐圈进怀里牢牢抱住。

“我就是流氓。”

#dbq真的好短,不满意的话等我这周末回家重新写个呜呜呜……

【黑遍全联盟】那些年我们遇见的沙雕_2

本篇吐槽对象:微草公主柳非非。

 

张佳乐自从被那个奇妙“张佳乐”雷到后就彻底放飞了自我,看着幸灾乐祸的方锐和黄少天发誓要找到雷死他们的物种,而黄少天和方锐则不厌其烦地跟国家队的队友们推荐这个“健康快乐”的娱乐方式,最后王杰希不胜其扰,答应跟他们来看看。

 

四人商量着敲定了一个群以后便加了进去,期间方锐张佳乐详细地为王杰希介绍了大概规则和注意事项,他们也是一知半解,弄到最后王杰希也只明白了“戴套”这个东西。“哎呀这样就够了知道那么多干什么啊有用吗!”黄少天大手一挥终止科普,“行了行了老王你先说话啊。”王杰希冷哼一声,对于黄少天的安排并不满意。

 

群里开时期,所以几人都愉快地拿到了自己的角色皮,分别为【呼啸】方锐,【青训营】黄少天,【网游】张佳乐以及【微草】王杰希。黄少天私聊催促王杰希发言,王杰希一是不知道说什么二是觉得这样很耻,满屏都是熟悉的人的名字,但是又不是他们本人的感觉......

 

【微草】柳非:哎呀父皇来啦!恭迎父皇!

 

王杰希悬在键盘上的手指一僵。柳非这个姑娘在队内很是活跃,大大咧咧地嘴上也不把门,好几次顺着粉丝杰希爸爸的梗叫王杰希“爸”,但也是偶尔玩嗨了才有的玩笑,平时还是老老实实叫他队长。

 

【微草】王杰希:......柳非。

 

原谅他,他实在不知道能说什么好。旁边搞事三人组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他,直到王杰希发出去,方锐第一个表示不满:“王杰希你太无聊了吧!”

 

“我能说什么?”王杰希蹙眉,“柳非从来不喊我父皇,”

 

“OKOK。”张佳乐摆摆手,这两天联盟培训口语,选手些个说话也习惯带句洋文。“你注意戴套啊,刚刚跟你讲这么久。”

 

王杰希:“哦。”那为什么她可以不带套。王杰希想,语C真的好严格。

 

【微草】柳非:嘤嘤嘤父皇好凶哟(╥╯^╰╥)

 

【微草】王杰希:不......没有,呃,女孩子不要随便掉眼泪。B

 

【微草】柳非:矮油~我们可以不戴套啦。

 

......哦。王杰希看向旁边刚刚对他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戴套的三人。“我不知道。”方锐用他诚恳的眼神看得王杰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语C好严格哦。”

 

【网游】张佳乐:好奇,为什么柳非妹子要喊王杰希父皇啊?

 

【蓝雨】喻文州:因为非非妹子是微草的小公主啊。

 

微草......小公主?三人集体看向王杰希。王杰希右手捏紧鼠标,深呼吸平复好心情后回答。

 

【微草】王杰希:喻队对微草很了解,但我还是希望柳非好好说话。

 

【青训营】黄少天:大清亡了醒醒吧,哎还有队长啊为什么你叫柳非叫得这么亲热啊?

 

【微草】柳非:都是熟人嘛,嘻嘻嘻。

 

【蓝雨】喻文州:因为我们非非很可爱啊^_^

 

电脑前四个职业选手给这句“嘻嘻嘻”给瘆得不行,还有“喻文州”那句可爱,黄少天“哎哟”一声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我有点受不住了。”张佳乐趴在桌子上笑得抽搐。

 

“哎哎哎这个柳非回复了!”

 

【微草】柳非:超喜欢鱼鱼!亲亲O3O

 

【蓝雨】喻文州:我可不敢亲,非非是韩队的人呀。

 

【霸图】张佳乐:哎哟怕啥,队长现在不在嘛。

 

【霸图】张新杰:快快快亲!!我迫不及待地想看队长绿了哈哈哈哈哈哈。

 

【微草】柳非:哼!我才不怕他!

 

方锐话音有些颤抖:“什,什么意思,柳非是老韩的?”

 

张佳乐:“我靠……”

 

黄少天:“……怎么办,我感觉有好多话呼之欲出,又无从槽起。老王,你怎么看。”

 

王杰希两眼一闭:“自由恋爱,自由恋爱。”

 

【霸图】韩文清:……恩?

 

【微草】柳非:呀老韩!/要亲亲

 

【霸图】韩文清:亲亲我的小公主。

 

……

 

王杰希一推桌子站起身,朝旁边三人微微颔首:“失陪一下,我去厕所。”然后他摇摇晃晃地走出训练室,微微左右摇晃的背影看上去既落寞,又像喝了几斤假酒。

 

方锐捂着眼睛看电脑屏幕,手指微微张开一条缝来:“噫恶。”

 

张佳乐声情并茂地读:“老韩,我好想你哦……恩,我也很想我的小公主……哎呀老韩和非非好甜哦……呕。”

 

黄少天已经不能动了。他已经笑成了一个快乐的小傻逼。

 

 

TBC

个人看法,柳非,作为联盟少有的女选手,一个北京姑娘,她可能的确大大咧咧的嘴上不把门,但是绝对不会在王杰希——她敬重的前辈,队长面前玩梗,撒野。联盟的姑娘是瑰宝,是宝藏,她们由内到外都是有着闪闪发光的优点的,而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另外,群内组CP是正常现象,并没有对组群CP有任何偏见,但还是希望在秀恩爱的各位时候想想,自己代表的是自己的皮,把握好度。不得不说,这个柳非其实是我快乐源泉。

【黑遍全联盟】那些年我们遇见的沙雕_1

#本篇吐槽对象为:娘们唧唧张佳乐。

 

开小号加进粉丝群里体验生活的主意,是方锐黄少天带头发起的。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正是活泼好动还跳皮的时候,方锐和黄少天便想了这么个...游戏。

 

张佳乐秉持“有热闹不看是傻逼”的原则第一个参加了这个游戏,于是三人暗搓搓一顿准备后,有一天,一个语C群里加进来了三个两太阳号——春天里那个百花开,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和我真是引人犯罪。在热情的群员带领下三个新人很快找好了自己的皮——也就是扮演的角色。

 

春天里那个百花开——【兴欣】方锐。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霸图】百花缭乱。

 

我真是引人犯罪——【蓝雨】夜雨声烦。

 

眼见方锐抢到了他自己的角色,只能委委屈屈用卡名的黄乐二人十分不服,但由于刚刚进入这个神秘的粉丝圈子他们啥也不懂,黄少天硬生生忍下大闹此群的心思虚心求教。

 

【蓝雨】夜雨声烦:哎群主为什么那个名字叫百花开的就能当人我和暴风雨就不行啊??

 

【兴欣】苏沐橙:提醒夜雨要戴套哟~b

 

黄少天心下一惊小手一抖虎躯一震,连忙小窗dd方锐:“我靠我靠那个苏沐橙叫我戴套是什么意思,她为什么要这么说难道他对我有小心思!”

 

“醒醒,都8102年了,怎么还在做白日梦。”方锐翻着白眼敲字回去,顺手传了个《语C洗白手册》过去。这是他刚刚在群文件里翻到的宝贝。

 

黄少天囫囵吞枣地把洗白手册浏览了一遍,被自戏自述搞得有点迷糊,不过好歹搞清楚了“戴套”是个什么意思。啐,亏我还以为那姑娘对我有意思。剑圣大大十分鄙视这种暧昧的用词,不过她肯定没咱们正牌的苏妹子漂亮。他切回群聊界面,刚好看见群主的回复。

 

【霸图】张佳乐:因为乐乐和烦烦都很火啊!b

 

【兴欣】方锐:???b

 

此时此刻三人内心想法各不相同。

 

张佳乐:我操,怎么感觉自己在跟自己说话似的......

 

黄少天:我靠我靠我靠,烦烦是什么恶心的称呼啊噫恶,我都要吐了!!

 

方锐:什么意思啊我人气也很高的!

 

不过既然“张佳乐”都出来了,张佳乐自觉作为百花他应该打个招呼,结果想了半天,他该怎么称呼这个“张佳乐”。天啊,好尴尬。张佳乐如此想着,敲下一行字。

 

【霸图】百花缭乱:呃...张佳乐好?B

 

【霸图】张佳乐:天啊百花你竟然称呼我全名!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噫呜呜噫....../

 

三个职业选手被这神转折弄得一愣一愣的。

 

【霸图】百花缭乱:......啊?B

 

【霸图】张佳乐:呜呜呜......

 

【义斩】孙哲平:怎么了这是?/

 

【霸图】张佳乐:呜哇大孙!/扑

 

张佳乐:妈耶孙哲平你是我救命恩人!!他抚着胸口想,我操,这个“张佳乐”好吓人。他一边想着现在的粉丝都这么楚楚可怜吗一边想他下次给孙哲平打电话一定不叫他傻逼。

 

但当他再次切回群聊界面时,他凌乱了。

 

【义斩】孙哲平:/接住/乐乐怎么了?乖,不哭。

 

【霸图】张佳乐:呜呜呜...恩......乐乐是个大男孩了,乐乐要坚强....../抽抽噎噎

 

【义斩】孙哲平:乖哦。/

 

【霸图】张佳乐:恩!我一定乖乖的!啾咪~

 

屏幕前的方锐:“呕。”屏幕前的黄少天:“...呕呕。”屏幕前的张佳乐......

 

恩?张佳乐呢?

 

“我操!张佳乐昏过去了!!张佳乐昏了!!!”

 

“操...他....妈......老子是......硬汉......”

 

这是硬汉张佳乐被气得昏过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后续。

 

“喂,傻逼。”

 

“......干啥。”

 

“老子是不是硬汉?啊?”

 

“什么?”

 

“老子是不是硬汉!啊!”

 

“张佳乐你他妈有病吧??”

 

 

TBC

ballball各位软妹兮兮的乐哥注意一下,张佳乐是个能扛起百花大旗的男人,是个纯爷们儿!纯爷们儿!!啊!!!

【黑遍全联盟】那些年我们遇见的沙雕_序

 

#对极度ooc行为的吐槽。

本文为作者精彩暑假生活的一个小小缩影,混迹语C圈的作者有幸在这个美丽的暑假里遇上那些有趣的人们——在接下来的文章中,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沙雕”

 

然后呢,因为各位沙雕选手都拥有无与伦比的独立性,特立独行到令人发指,一个个介绍起来实在麻烦不如看正文,所以,请允许我用一首小诗概括他们。

 

他们分别是——


娘们唧唧张佳乐,
微草公主柳非非,
不离本子戴妍琦,
穷困潦倒肖时钦,
药不离手冯主席,
富可敌国楼冠宁,
社会老大韩文清,
霸道总裁孙哲平,
为爱转会宋奇英,
故作无脑包荣兴,
自称爸爸王杰希,
狂拽炸天舒可怡,
抽烟社姐楚云秀,
言情女主钟叶离,
芭蕾演员徐景熙,
弯男代表吴羽策,
国家队员苏沐秋,
娇美害羞乔一帆,
面论根数张新杰,
瓜子狂魔苏沐橙,
哥修烟修叶不羞,
邪魅一笑喻文州,


而全文将以,职业选手贴近粉丝生活加入几个语C群围观被洗礼了三观的选手视角为大家带来极致的阅读体验与极致的画面感。

 

请各位放心,作者常年冲锋在前线......啊不,在沙雕群体,一定专业。

 

这个暑假,让我们相约沙雕..啊不,相约2018。

 

 

PS.全文皆是由真实案例改编,如有雷同,那看来我们重群了。

特地说明一下本文只针对语C圈里的崩皮现象进行吐槽,绝对没有对任何角色抱有恶意。也没有针对任何个体的意思。请不要引战。


【轩策】你倒是给我个被追的感觉啊??

#双鬼好妙啊噫呜呜噫。
#有一个点文请签收 @木槿不是花

1

李轩追吴羽策很久了。

或者用李迅的话来说,李轩自以为在追吴羽策,已经很久了。

不过只怕吴副队从头到尾就没感觉出来。

2

李轩,联盟有名的钢铁直男,虽然究其本质是个回形针。也怨不得国家队发给他11的编号,李轩在用行动诠释着一句话:我凭本事单的身,你凭什么说我单身狗。

尽管CP粉们的三千米滤镜可以把吴羽策嫌弃地推开李轩都看成吴羽策娇羞地欲迎还拒,但粉丝毕竟是粉丝,粉丝滤镜不代表吴羽策的队长滤镜,所以每当粉丝们喜滋滋乐呵呵地自以为吃糖时,李大队长可能正被粗鲁(?)残暴(?)地虐待着(?)。

犹记吴羽策生日时,李轩和李迅俩人贼兮兮地窝在队长房间的小电脑前给吴羽策选生日礼物,李迅负责挑选李轩负责付钱。最后俩人敲定了块低调奢华价格不菲的男士表。

快递寄到的当天恰好是吴羽策生日,通知李轩取快递时李轩恰好被经理叫去,便顺口叫吴羽策去帮忙拿一下。生日当天还要被使唤的吴羽策冲他翻了个白眼,慢吞吞地起身下楼。

经理叫李轩去也没啥大事,他回来的时候刚好看见吴羽策拿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旁边快递盒子已经被拆开,连忙大吼一声——

“阿策!不要!”

刚刚离开训练室的经理小手一抖虎躯一震。他听着李轩话里三分委屈三分惊讶四分无措,颤抖着手拿出手机跟老板汇报情况。我没想到。经理沉痛地想,我没想到,粉丝说他们是一对,他们还真是。

可怜李队长,白天就够累,晚上还……唉。

——经理,您是不是想多了什么?

听说后来当晚上李轩把礼盒塞给吴羽策的时候吴羽策一脸懵逼,并在QQ上骂了李轩半个小时神经病。

哦,快递是李迅拆的,秉持吃不到猪肉也要摸一把猪油的原则他想摸摸这块表。毕竟对于还带着电子表的李迅来说,发条表真是另一世界的产物了。

3

还有一次,虚空集体组织去附近的森林景区玩,景区嘛,门口总有些什么打气球啊扔飞镖啊之类的骗小孩钱的地方,奖品繁多。吴羽策途经一个打气球的小摊时,就成功被地上的一打笼子仓鼠吸引了目光。

吴羽策喜欢鼠类动物,特别是仓鼠这种喜欢鼓着腮帮子拿豆豆眼看人的。十元十五颗子弹,能全中的话就能得到一只仓鼠附带笼子。

吴羽策动心了。

吴羽策拿出了钱包。

所以当虚空队员们找到失踪的副队长时,他仍在和气球较劲,已然挥霍了近百元——可见其执念之深。情人滤镜五千米的李轩自然是觉得阿策好认真阿策好帅喔,但在其他队员眼里自然就变成了“副队怎么还这么幼稚”。有队员看不下去了,扯扯李轩袖子想让队长拦着点。

“哎,难得大家一起出来,就图个开心嘛。”李轩温和地拍拍队员的小手,继续看吴羽策射击,队员眨眨眼,疑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刚刚队长眼睛里,好像闪着绿光。等等。队员猛地回神,队长这是在溺爱副队吗!!

而已经在队员心目中变成一个偏心老父亲的李轩正在思考的是,他能做些什么让阿策感到自己无时无刻不在关心他。他当然知道吴羽策对鼠类特别的偏好。突然,他灵机一动,指着仓鼠笼子问老板:“老板,这个多少钱?”

老板笑眯眯地伸出两根手指:“一只二十,带笼子二十五。”

吴羽策僵了僵。

吴羽策面红耳赤地离开了战场。

而距这事儿过去三个星期以后,某天晚上李轩敲响了吴羽策的房门。吴羽策开门便看见李轩笑得傻兮兮地拄在门口,两手背在身后——多么老套的送惊喜方式。

“咳,阿策……”李轩也是脑门子一热就跑过来了,说话草稿也没打,支吾半天也没找到个好说辞,直到他觉得觉得自己再这么傻逼似的立着的话吴羽策就要关门了,才从身后拿出个两层的便携式仓鼠笼来。通过透明的亚克力板,可以看见里面一个肥嘟嘟的布丁正在吃东西,鼓着腮帮子拿一双豆豆眼看吴羽策。

“这是?”吴羽策有些不明所以。

“上次在那个景区我看你挺想要的,前两天去超市经过花鸟市场,就顺便……”李轩挠着头解释,把笼子递到吴羽策手里:“刚买回来,名字也没起,你给起一个就行。”说完,李轩脚底一抹油溜得飞快,吴羽策甚至没反应过来。

最后他提着笼子关上门,轻轻一句“傻子”沉寂在关门声里。

后来仓鼠傻子还是被经理发现了,向来稳重成熟的吴羽策解释:“饲养队长(给的动物)应该没事吧?它很乖的。”

经理:“…队长…李轩啊。它叫什么?”

吴羽策:“傻子。”

经理:“这名字不好,太土。你给它改个时尚点的。”

吴羽策想了想。

“那……沙雕?”

“……”

4

李轩终于决定要表白。他特意选了个良辰吉日,甚至特意穿了身人模狗样的衣服,蹭到吴羽策房门口敲门。

吴羽策开门,吓得他差点把门砸李轩脸上。

“队长,现在是晚上十点。”吴羽策手腕上戴着李轩送的表,脸上是他特有的不可置信的表情——虽然看起来特别让人无地自容。是的,李轩在晚上十点时打扮得花枝招展(?)地来敲开了吴羽策的门。

“阿策,”李轩非常诚恳地拉住吴羽策右手手腕——此举大有深意,吴羽策右手力道比左手大,万一待会儿他要扇自己,左手总归没右手扇起来疼。“我喜欢你很久了,也追你很久了,我今天想把话挑明,请你给我一个答……”

“等等。”吴羽策也没急着挣开李轩的手,保持这个姿势,用迷惑不解的语气问,“你追我了吗?”

“……”

李轩面无表情:“告辞。”

吴羽策的表情更加诚恳:“说实在的,不追人就表白实在是太草率了,所以我觉得……”

OK。李轩绝望地想。完求了。

“所以我觉得,不介意先上车后补票的,队长。”

5

“对了,你给咱儿子起的什么名字来着?”

“哦,沙雕。”

“……啊?”

“而且它是女儿。”

“……啊??”

“果然女儿随爹。”

“……啊???”

“沙雕。”

“……”

李轩抹抹眼睛,有点委屈。

你不就仗着我喜欢你么,噫呜呜噫。

在门口听完全程的经理冷漠地拿出手机。

“老板,事情有变。”

“目前看来,还是队长攻高一筹。”

皮哥真的是天上天下能压住我的唯一一人了。

遇上皮哥的时候还没有想过以后会是什么样,只觉得和这个人相处挺开心的,他好可爱啊(?。对语C不甚了解,感觉说什么都要先问问的样子真的很ke……dbq我闭嘴。

怎么说。有句话叫做,拥抱你即拥抱世界。

家里楼下有个小琴房,每天都有人在里面弹不知名的小曲。旁边就是小学,每天都吵吵嚷嚷地经过老楼。小花园里爬山虎与夏日的花攀上柱子,蝉鸣尖锐,鸟啼婉转。

这是我的小世界。

而配合手机叮咚一声响起,熟悉头像发出熟悉语气的话语,低头看手机时,还能看见地上树枝间细细碎碎的光影。

眯起眼睛回复某皮消息,蓦然抬头看阳光灿烂,万里晴空,风景如心情一般好。

正如黎明时将手机攥在手里,想象是和你一同看旭日升起。

恭喜皮哥200fo啦——本来码了个很长的,但是我估计暂时写不完了,咱们以后再说吧♥ @皮革上高三了 ←这是我的宝藏。

占tag致歉。
1400fo点文。
CP见tag。随机抽取五个小可爱写文还给画呦。
以及没有涉及的CP也可以!重雷区见简介,勿踩。